万策资讯网
当前位置:首页»教孩养孩»睡眠»

新行业催生新市场 婴幼儿睡眠咨询专治“夜哭郎”

一个研究物理火山学的博士创业做婴幼儿睡眠咨询,如果硬要说这两者有什么相同,大概就是对于被婴儿睡眠困扰的父母来说,一个睡不好的婴儿就像一个随时可能爆发的小火山。 上官时迈和王石云月领略过这种“小火山”的威力,也从其中看到了商机,这对“学霸”夫……

专题: 新生儿睡眠惊厥 科学育儿妙招 怎样治睡眠不足 睡眠不足 肥胖 

一个研究物理火山学的博士创业做婴幼儿睡眠咨询,如果硬要说这两者有什么相同,大概就是对于被婴儿睡眠困扰的父母来说,一个睡不好的婴儿就像一个随时可能爆发的小火山。

上官时迈和王石云月领略过这种“小火山”的威力,也从其中看到了商机,这对“学霸”夫妻由此创立了好睡宝网络科技公司,专注于婴幼儿睡眠咨询服务。

在母婴市场火热的今天,培训月嫂、育婴师、母乳指导等已经不鲜见了,培训婴幼儿睡眠咨询师却是一个新鲜事物。好睡宝CEO、前科研工作者上官时迈认为,科技可以改变世界——即使对于国内传统上靠经验和忍耐来应对的婴幼儿睡眠问题。

从自己宝宝的睡眠问题发现商机

“最早接触到婴幼儿睡眠咨询,是因为我自己宝宝的睡眠问题。”王石云月说,“2014年,我们在美国读书期间,生了宝宝熊森,宝宝入睡困难,夜醒频繁。我们每到晚上如临大敌,十分痛苦,却手足无措。”

通过朋友,上官时迈联系到了哈佛大学附属波士顿儿童医院婴幼儿睡眠研究中心的创始人理查德·法伯教授。在美国的婴幼儿睡眠界,法伯睡眠法几乎家喻户晓。

“在法伯教授的建议下,我们调整好了熊森的睡眠问题。熊森每天都是笑着从睡梦中醒来,全家的精神面貌也大为改观。”王石云月说。有了给自己孩子睡眠改善的信心,他们开始对婴幼儿睡眠兴趣大增,也接触到了在美国已经形成气候的行业——婴幼儿睡眠咨询。

2000年,美国出现了第一家商业化运作的婴幼儿睡眠咨询公司。目前,全美至少有50家婴幼儿睡眠咨询公司,并组建了睡眠咨询师、婴幼儿睡眠咨询师等一系列行业协会。

上官时迈介绍说:“在美国,婴幼儿睡眠研究的学界和婴幼儿睡眠咨询服务界既有明确的分工边界,又有相互补充的联系。儿科医生对患有病理性睡眠障碍的患儿进行咨询和治疗,而睡眠咨询师的服务对象是健康的宝宝,通过改变父母的认知和情绪,进而改变父母的教养方式和干预方法,从而解决婴幼儿睡眠问题。两者之间会通过评估宝宝及家庭的情况,选择是否转介给对方。”

在中国,目前只有北京、上海等少数几个医院有针对病理性婴幼儿睡眠障碍的医生。“儿科的本科招生中断了17年,2016年才刚恢复,而且没有与婴幼儿睡眠相关的学科划分,没有专业研究,只有一些非系统性的关于婴幼儿睡眠现状的统计学研究散见于部分中文期刊当中,这些研究一来没有明确的理论性突破,二来在相关知识体系的本土化等重要议题中的探讨十分有限。”作为科研工作者,上官时迈看待问题仍然秉持追根溯源的学术眼光。

而针对健康宝宝的睡眠问题,有一些热心慷慨的育儿博主提供公益性的睡眠咨询,相关的书籍、网帖、咨询服务跟以前比已经是跃升,但是在商业化方面,基本处在起步阶段。

“目前大家比较重视喂养问题,但是对于宝宝来讲,生命头两年,睡不好对孩子的健康同样有影响。如果能通过科学的方法既让宝宝睡好,又能解放全家,为什么不能推广到中国呢?这在整个中国,从知识到方法,从培训到实操都是刚刚起步。”王石云月说。

上官时迈和王石云月看到了这一蓝海。王石云月考取了IMPI(国际孕婴和育儿研究中心)认证婴幼儿睡眠咨询师。回国后,开始了婴幼儿睡眠咨询的商业化应用。2016年3月,他们和朋友李建伟在老家西安成立了好睡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有多少宝宝睡不好,就有多大的市场

2016年12月,一份采集了中国各地37万份婴幼儿睡眠数据的《中国宝宝睡眠现状白皮书》显示,超过75%的家长表示宝宝夜间睡眠不好,尤其是6-12月龄的宝宝,夜间睡眠明显不佳,夜醒次数较多。然而关于宝宝夜间睡不好,知道原因的家长不到6%,完全不知道原因的比例高达23%。

上海儿童医学中心的统计数据也表明,上海0-2岁婴幼儿睡眠问题的发生概率约为2/3,其中绝大多数都是非病理性的。

上官时迈由此认为,呼应婴幼儿睡眠问题这一广泛存在的痛点的,必然是商业机构。这一行业没有政策壁垒,且数据来源不必依靠政府,因此这将是有持续生命力的,可以不断迭代的商业项目。

“目前来看,找我们寻求婴幼儿睡眠咨询服务的呈现高学历和高收入的特征。”王石云月说。他们的服务项目中,最受欢迎的是一个21天无限制跟进套餐,包含订制私人化睡眠调整方案、无限制地跟进和辅导、夜间睡眠支援等内容,每单的收费是4999元。一般两周,就可以看到明显的效果。

作为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毕业的硕士,王石云月认为,在睡眠咨询过程中,社工受训背景对她有不少的帮助。看待婴幼儿睡眠问题的时候不单纯的聚焦孩子的睡眠、喂养和作息,而是将关注点放在整个家庭动力系统上。最终的目的不单纯是解决孩子的睡眠问题,而是让客户感受到自己的力量,在今后的育儿道路上充满信心地应对挑战。

目前,好睡宝的主要推广方式是口碑、自媒体等手段,目前已经获得了数百个案例咨询。

这是一个人力资源密集的行业,且对专业技术有较高的要求。所以,真正大规模解决婴幼儿睡眠难题,只能通过商业性培训咨询从业人员的路径来实现。

由此,好睡宝也开始了婴幼儿睡眠咨询师的培训,获得了法伯睡眠法在中国的独家授权推广。法伯教授本人也将参与授课。即将5月在上海开班的一期婴幼儿睡眠咨询师培训,7天的集中培训收费是19800元,报名情况火热。

为了保证学员质量,在招收学员时,他们设置了一些报名条件,必须满足三个条件之一:硕士及以上学历,985或211高校毕业本科生,有2年咨询母婴医疗行业从业经验的人士。

“已报名的学员,所在行业可谓五花八门,全职太太、设计师、母乳指导、育婴师、空姐、护士……大家看中的是这个职业的前景。”王石云月说。

上官时迈认为,婴儿睡眠咨询服务这项知识的难度约为大学中两门专业课的难度之和。大多数人无法通过质量参差不齐的资料掌握这门技术。同时,每个家庭的情况、婴幼儿的情况、家长的养育理念等诸多因素,在家庭之间的差异很大,所以培训仍然是必要的。

本土化与专业化之路

二孩政策放开后,每年新生儿1800万,母婴市场火热。但由此引发的乱象也引人关注,“山寨月嫂证”的曝光,也让人担心婴幼儿睡眠咨询师这个新兴职业是否在未来也会出现类似乱象。

“从目前简政放权的发展趋势来看,一定时期内,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将婴幼儿睡眠咨询师纳入国家职业资格目录名单的可能性很低。因此,这个行业的健康发展,主要靠市场化的路径。”上官时迈认为,率先进入的企业,有在行业发展萌芽期给其业务制定标准的社会责任。

“我们邀请了法伯教授等学术专家参与授课,就是为了在行业萌发期,给这个行业一个较高的、与其学术基础相匹配的起点。除了商业之外,也希望通过中国的实践,带来本土在婴幼儿睡眠研究学术理论上的突破。”上官时迈说。

此外,由于中国传统教养习惯,母婴同床、隔代育儿的情况更多,面对睡眠引导也有更大的阻力。对于不同教养习惯的家庭来说,婴幼儿睡眠引导的争议也很大。

对于想要改变的家长,结合其自身的诉求,提供适合家庭的方法。比如,对于偏向亲密育儿的家庭,公司提供偏温和的方法进行睡眠调整;对于已经被宝宝睡眠问题折磨得无路可逃的家庭,提供能快速见效的、相对严厉的睡眠训练方法。

婴幼儿睡眠问题的改善,绝不是某一两种方法可以达到普适;而是需要结合宝宝的状态、家长的倾向性来决定最终使用哪些方法,如何实施。

“睡眠咨询在国内刚刚起步,从业人员少,缺乏职业评定,执业资质的规范也尚未建立。我们希望可以通过逐步发展,推动婴幼儿睡眠咨询师的职业化、专业化、本土化。”王石云月说。

版权及免责声明:凡本网所属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违者本网将保留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力。凡转载文章,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版权事宜请联系:010-65363056。

延伸阅读

本文关键字:睡眠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www.wcxhjd.cn 万策资讯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