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策资讯网
当前位置:首页»穿衣打扮»

万达网络科技集团旗下万益通让“共享”踏着春风而来

在当今共享经济大潮中,有越来越多的人们参与其中,享受着共享经济的“红利”,而万达网络科技集团旗下的万益通也让一种独具特色的“共享”踏着春风而来,作为以权益分享为核心的社交平台,万达网络科技旗下的万益通在积分、卡券等数字权益领域频繁跟大集团携……

专题: 万达网络集团 裁员 韩版时尚圆领毛衣男 时尚韩版保暖衣 折纸时尚美丽手提包 

在当今共享经济大潮中,有越来越多的人们参与其中,享受着共享经济的“红利”,而万达网络科技集团旗下的万益通也让一种独具特色的“共享”踏着春风而来,作为以权益分享为核心的社交平台,万达网络科技旗下的万益通在积分、卡券等数字权益领域频繁跟大集团携手,近日又联合京东金融,以积分打通,在两个平台同时实现京东钢镚和飞凡币的互换迈开两家战略合作的第一步。

共享经济的发展正在不断加速,身为万达网络科技集团旗下的重要新成员,万益通自2017年6月正式推出以来,一直通过权益发现、估值、匹配、交换和分享的完整流通过程来打破不同商户间的权益壁垒,解决积分和卡券沉淀、会员活跃度低、拉新成本高且精准度低等问题。无论是航空公司还是酒店,万益通能让你账户里形形色色的卡券和消费积分实现“共享”,变得更有价值。通过万益通平台,用户可以激活在各个商户的沉淀积分和闲置卡券,兑换成自己真正想要的权益。依托万达网络科技集团已覆盖的数亿活跃用户及数万个合作品牌所累积的大数据,目前万益通平台的注册用户数达到百万量级,已经构建了商旅、购物、休闲、游乐、民生五大场景权益生态圈。

2017年11月万益通新版上线新增“选好礼”版块之后,就加入双十二促销大战主推自己以“分享权益”为纽带的社交功能,并为此推出了一系列双旦、年货的“分享有礼”活动,希望能以社交带动用户活跃,抓住年底社交旺季以礼品和权益共享增加用户的活跃和黏性。

飞凡币是万益通APP内的通用货币,通过积分、卡券交易及其他途径获取,可用于积分、卡券的购买。京东钢镚是京东金融推出的积分通兑介质产品,致力于打通积分行业兑换壁垒,让积分可以实现真正的流通,提高企业用户忠诚。钢镚可直接用于京东商城网站消费(虚拟、投资、预付费卡、全球购除外),在消费时1钢镚可抵现1元,最高可支付99%订单。两个业态不同,但同时背靠拥有海量用户、丰富线上线下资源大集团的公司实现积分互通,也就是会员体系打通很可能只是双方合作的第一步。

通过试用发现,京东钢镚和飞凡币互换之后,可以分别在京东商城和万益通平台购买各自的商品,目前还有两币兑换“满十赠一”的活动。两家在年底消费旺季联合推出品牌活动,加上之前万益通分别和顺丰速运、海尔集团、罗森便利推出的会员活动,不得不让人想象万益通在整合数字权益方向上的目标和决心。

通过“万益通”这个平台的名字,我们也能窥见万达网络科技集团的初衷,那就是让所有的商业消费权益真正的流通起来,让用户的权益“活”起来,彻底消除消费壁垒,在推动消费升级的进程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万达广场数字化运营方案已经在部分万达广场落地实施,并取得了良好的成效,让万达广场全面迈进数字化运营时代。三个月试运营期间,万达小程序常态化访问量实现了9.5倍的增长,同时通过精准营销挖掘潜在客户,帮助品牌合作伙伴实现了客流和业绩的全面提升。

从去年年底开始,关于万达网络科技集团大裁员的消息就甚嚣尘上。有消息称,万达网科此次裁员要从目前的6000名员工裁至300名,只保留职能部门,这意味着网科人员将从最高峰削减95%。甚至有万达网科工作人员在某平台上曝光了万达“替”员工写好的辞职申请。辞职申请的内容显示,“因个人原因,我要求从2017年12月27日起解除与公司于2017年3月13日签订的《劳动合同书》,终止与公司的劳动关系,并终止全部的劳动待遇……即日起,我的行为与公司无关,不会发表对公司不利的言论等”。

的确,王健林也在为万达网科寻找资金。王健林曾表示,“要找好的投行和投资人,不是完全找朋友圈,不能完全找财务投资人。”在2017年上半年,曾有国际投行牵头对网科集团做了一轮尽调,但尽调结果并不是很满意,因为业务梳理的不是很清楚。万达网络科技集团推迟了原定于2017年进行的15亿美元融资方案。?

万达商业数字化运营体系是实体商业重塑数字化体验的成果。万达广场在数字化运营实践上不仅注重包括部署WIFI、Beacon、新一代智能云POS机以及慧云系统等在内的数字化、信息化基础建设。还利用信息建设和平台的研发聚集海量的用户数据,通过触达-整合-赋能来建立大会员体系,并最终通过小程序实现线上触点的整合,以此撬动智慧零售的大未来。

在更早的2017年11月有传言称,万达云公司销售部、市场部、解决方案部等部门解散,解散的原因则是公司与IBM的合作谈判并不顺利。

信息中心是万达集团的后台技术部门,朱对电商业务并不熟悉,他的角色很可能也是“过渡”。2013年,朱战备就曾临时接管万达电商。当时万达电商首任CEO龚义涛上任不足一年,离职传言四起,朱战备入局对万达电商进行调整,直至第二任CEO董策接手。

本文关键字: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www.wcxhjd.cn 万策资讯网 版权所有